一寸相思

喜欢黑塔,为此产粮
是条咸鱼,谢谢喜欢
欢迎私信勾搭我

【黑塔大学】506寝的比身高大赛

*文笔没有,ooc一堆
*私设有一丢丢
*英sir大概全寝最受?
*希望有小心心和评论
*给读者老爷们比心心
*其他文章戳我主页看

【雷安】小甜饼50题【1~5】

雷安小甜饼50题 【1~5】

*ooc有
*意识流
*每个故事都是独立的
*无耻求小红心和评论


⒈护短
身为大赛第五,自然是处于风口浪尖之上的。

安迷修实力很强,单靠刷怪就能排进前五

这点雷狮知道

安迷修是个傻子,从来不会对别人下狠手

这点其他的参赛者知道

自己经常被别人诽谤,诋毁,咒骂

这点安迷修知道

但他的骑士道不允许自己主动伤害比自己更弱小的人

安迷修的沉默助长了谣言的气焰

实力卑微而又不求上进的人,诅咒着,唾骂着,怨恨着

他们无法抵达的高度,怎能允许他人攀登?

雷狮觉得谣言起码有一点说的很多

安迷修就他妈是个傻子

你倒是反驳一下啊?

今天的雷狮,也在为老婆(自认为)操心着呢

于是他打开终端,高调发布了一个贴子

雷狮V:安迷修是老子的,说他坏话就是与本大爷为敌

全大赛哗然

从此一个名叫雷安的cp火了起来

丹尼尔:gay里gay气的,成何体统?

⒉画中的你

安迷修发现雷狮最近天天画本不离手

放学铃声响起,班里其他同学都吵吵闹闹的开始收拾东西,唯有雷狮安静的坐在座位上,手上的笔在本子上涂涂抹抹

夕阳的余晖撒在黑发少年的身上,他认真的神情让人误以为他面对的不是画本,而是他的挚爱

安迷修觉得他的颜控属性要被激发了……

他转过身子,雷狮立刻警觉的合上本子

“画什么呢,神神秘秘的”安迷修好奇的问

“本大爷的事什么时候要你管了”

很可疑啊……安迷修看着雷狮红红的耳根想到

…………

2年转瞬即逝,毕业的时候到了

“干嘛啊?”安迷修奇怪的看着雷狮

“你跟我过来”

雷狮站起来,不由分说的把安迷修拖出礼堂

安迷修被他拽的有些酿跄,直到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,雷狮才放开他

安迷修揉揉手,雷狮劲很大,他的手都被握红了

突然,一个本子被塞到他怀里

“回去以后好好看,敢不用心你就死定了”雷狮恶狠狠的说

安迷修低头一看,乐了

这不是雷狮那本宝贵的要死的画本嘛

好奇心趋势他离开打开本子

只一眼,就惊呆了

里面的每一幅画,画的都是他

开心时候的安迷修,伤心的安迷修,害羞的安迷修……

每一幅下都附有雷狮的评论

翻到最后一页,上面不是什么画,而是一句龙飞凤舞的告白

安迷修,我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吧

⒊身体健康

“雷狮你是不是又没吃早饭?”

雷狮刚进门,就听到来自安迷修的咆哮

“你胃还要不要了?”

“最近比较忙,就不麻烦你做了”雷狮难得没有和安迷修斗嘴,恹恹的回房间睡觉了

安迷修坐在沙发上,脸上的表情隐藏在黑暗之中,看不清,道不明

第二天,雷狮起来的时候安迷修已经出门了

“靠靠靠要迟了!”

雷狮拽起包就跑,完全没有注意到今天包的重量不太对……

在座位上工作了一会,雷狮明显感受到了没吃早饭的痛苦,空荡荡的胃发出了强烈的抗议,眼前的视线也有些模糊

接下来……干什么……对了,资料

雷狮把包翻了个底朝天,最后除了资料,还收获装在保温盒里的稀饭一盒和小菜一包

“靠,安迷修这家伙……”

同事路过的时候,雷狮正在喝稀饭

“吆,工作狂也记得吃早饭啦”同事调笑的声音响起,雷狮抬起头,给了一个挑衅的微笑

“老婆做的”

同.单身狗.事:(#‵′)靠有老婆了不起哦

雷狮:了不起

⒋侄女来了

“雷狮,我侄女要来我们家住几天”

“……你侄女?我最讨厌小孩子了。”

然而…………

“快进来吧”安迷修笑着招呼到

“雷狮,这是我侄女,晓橙”

雷狮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女,看起来最多16岁,于是雷大爷一挥手

“果然是个小鬼”

想了想,又补充了一句

“好矮”

晓橙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攻击

好啊,别以为你是我小叔相好我就会放过你

我晓电灯泡可不是省油的灯。

我是充电的!

于是在接下来的两天里,雷狮屡屡受挫

“安迷修我要吃……”

“小叔你手艺越来越好了!”

又比如:“安迷修,我们去看电……”

“小叔,我们去公园吧!”

在比如在鬼屋前:“哈安傻子,本大爷会保……”

“呜哇啊小叔我怕,你要保护我啊QAQ”晓橙扑在安迷修怀里撒娇,果不其然听见了来自安迷修的安慰

小叔对女生还是这么温柔,好评!

几天下来,雷狮愣是没机会和安迷修单独相处

要不是晓橙是安迷修的侄女,雷大爷早就带着他的锤子上了

第四天晚上,晓橙提出自己明天要回去了

“谢谢小叔招待!”

于是隔天早晨,雷狮被迫观看叔侄俩依依惜别

临走前,晓橙特意趁安迷修在的时候,大声说到

“我还会再来的小叔!”

安迷修热泪盈眶,雷狮的脸黑了

5.鬼屋迷情

再次去鬼屋,已经是2个月以后了

雷狮坚持要和安迷修在鬼屋来个二人世界

安迷修:我真的不怕鬼
雷狮:不你不用装了,你肯定怕hhh
安迷修:……

鬼屋里面很黑,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,地上还乱七八糟的堆了许多东西,雷狮一边走一边挑衅安迷修,突然脚踹到了什么东西,他捡起来一看

“卧槽!”

“噗哈哈哈哈哈”安迷修看着那个会自己放光张嘴的骷髅头

“原来你怕啊?”

雷狮心里尴尬,面上却不显

“没有!”

“哈哈哈你就是怕”

“没有!”

“有!”

“没有!”

“有!”

“就是没有!”

“没有!”

“有……啊不对,呸,没有!”

“哈哈哈雷狮你已经被吓傻了你知道吗”

雷狮:我看你就是欠日

今天的506寝是被土味情话攻陷的一天!

*大学paro
*cp预警:好茶,冷战,红色,法英,金钱
*ooc是肯定的
*每一个小对话都是独立的
*无耻求评论收藏关注
   

链接放评论区了

【拒绝校园暴力,我们在路上】

残花伴醉人:

[很多时候我都在思考,我为什么要上初中……]


当我最初入学的时候,我是怀着希望进这个学校的。


当一群人用这难听的言语说着关于那个人外貌的话语,逃避这与那个人的接触。


那个人,我?为什么会是我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。


当所有闲言碎语全部砸在身上的时候,只能用笑容安慰自己。


说着,没关系,过段时间他们就会忘记。


他们会觉得无聊的。


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那些言语给别人带来了怎么样的伤害。


随随便便的污蔑别人调笑,只有再那个人哭的时候流泪的时候才会说一句。


切真是无聊。


拿着别人的短处嘲笑,只是为了自己的开心吗?


当好心帮别人拿本子过去,然后那人厌恶的眼神说,别碰它,太脏了。好恶心。


我就像在海边玩耍的人,明明满怀希望的看着这一片海洋,畅想着里面的神奇生物。


然后被一群嬉笑打闹的人不经意的推下海。


我溺毙在了这片海里,当我重新爬上来的时候,父母的关怀,哦你怎么这么不小心?


一句这样的话语,无关轻重,一味的责怪。


你怎么样?要不要和老师说。


然后老师的警告,警告也就只是警告而已。


在背地里,他们仍然在说着那些肮脏的话语。


不知道从谁哪里开始流传,于是因为一个人厌恶你,带着另一个人厌恶你。


如果他不和别人一样厌恶你,他也会被厌恶。


本来就是这样。


很可笑。


哦,为什么呐?


因为我丑啊。


或许有人说你也太敏感了,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。


那也就当做是玩笑吧。


那就真的是我太敏感了[笑]


没有人会懂得这样的感受吧。


德古林那:



憋了很久,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。


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,在教室里,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,两次。


——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。


为什么呢?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“朋友”,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。


我怒了,起身要动手,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。


过后呢,我去打点滴,她用很“诚恳”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,哭着保证“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。”


当时年轻啊,忍了。


今年我高一。


我这个人呢,不太合群。


她呢,见人说人,见鬼说鬼话。


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,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。


背地里,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,诽谤我,说我经常挑衅,被她打得进了医院,出院后又挑衅,又被打。说我勾引男生摸胸,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。


不仅如此,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。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,无一幸免。


顺提一句,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,并以此为骄傲。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,种种纠缠,被拒后崩溃大哭,吵着要跳楼。现在,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。


更为可怕的是,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,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。


包括我。


于是呢,那天中午,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,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。


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,后来更是当众叫嚣:“你要什么呀,要我的命吗?”


我说抱歉,你这条命,谁稀罕要啊。


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。班主任警告了她,又让我们不得声张。


从此,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。


这一年的一月末,她才给我写了一封“道歉信”,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,洗白自己,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,“重新成为好朋友”。


班主任呢,劝我放下,劝我原谅她。


我呸。


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,以后若再评论他人,以命相抵。


——我去你妈的。


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,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?


她根本没有意识到,这是一种名为“言语欺凌”的犯罪。


被她辱骂过,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,但是,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。


其余的人,要么体格瘦弱,要么性格怯懦,要么没有后台撑腰。


而她呢,家长疼爱,要什么有什么。


老师?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嘛。


更多更多的,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,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。


在这里,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,让导师转身。我知道,比我更惨的孩子,还有好多好多。


救救孩子。


如果见到校园暴力,请尽量拔刀相助。


至少,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,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。


有一份光,发一份热。


【拒绝校园暴力,从你我做起。】
最后,请务必点点小蓝手,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。
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。
或许,您的举手之劳,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。




记一次日记交流大会

☆黑塔大学paro
☆506寝日记大公开!
☆ooc有,带一丢丢玄幻
☆喜欢这个系列小天使可以关注我
☆感谢各位观看
(小声)看完后可以给点建议和评价吗

就算变成女生也不可以半夜吵醒别人哦(☆_☆)

☆黑塔大学paro
☆耀爷暂时性性转
☆ooc有
☆短小
☆你们的喜欢和评论就是我的动力
☆谢谢观看



http://t.cn/RD7o7nJ

关于谁去打饭这种小事

☆黑塔大学paro
☆极度ooc且很短
☆第一次用链接不知道好不好使
☆感谢观看
http://t.cn/RDvl64i

黑塔大陆今天也处在危机中呢(1)


“王耀!王耀!”
听见叫声,王耀皱皱眉头,放下手中的剑,响指一弹,大门应声而开。
“什么事?坐下说。”
阿尔弗雷德擦了擦汗,王耀转身从厨房端出两杯茶,一杯放在阿尔弗雷德面前,另一杯端在手上,轻啜一口,淡淡撇了他一眼
“什么事能让你这么着急?”
阿尔弗雷德拿起茶杯猛喝两口,长吁一口气。
“东村那儿死了两个人。”
“死因?”
“不清楚,身上没有什么伤口,但……”
阿尔弗雷德停顿了一下,似乎又想起当时看到的惨烈情景
“但是他们的尸体只剩下皮囊了”
想了想,又补充一句
“完整的,一个缺口都没有”
王耀挑挑眉,东村是亚瑟的管辖区域,敢在大魔法师的手下挑事的,怎么想都不是等闲之辈。
“所以,你来只是为了告诉我亚瑟那出事了?”
“当然不是”阿尔弗雷德嚷嚷着,“我们几个勘察了几天都没有什么收获,这不想请你这个专家去看看嘛。”
“我想我应该先提醒你一点”王耀打断他的长篇大论。“我已经很久不干这行了。”
“啊呦,您这天赋浪费了多不好”阿尔弗雷德试图和王耀套近乎,“当然报酬不是问题”
“成交”
阿尔弗雷德是王耀的旧友,自然很清楚他的弱点
“不过你要连以前的账一起付给我”
好吧,在金钱方面他永远玩不过王耀,阿尔弗雷德暗暗咬牙,面上却不显
“当然。”
“好,那我们立刻出发”
阿尔弗雷德看着笑的像狐狸一样的王耀,沉痛的决定让他多干点活来弥补他受伤的钱包。

东村位于连山脚下,俗话说靠山吃山,但连山显然不属于被吃的一类,上面的猛兽可不是吃素的,要说东村,可全靠亚瑟的魔法阵防御猛兽的袭击,如今有村民被害,恐怕东村如今也是人心惶惶啊
王耀一踏进东村的领域,就被街上的人来人往所怔住了。
好吧,刚才的推测都当我放屁。王耀面无表情的躲开一个小孩子踢飞过来的球。
“阿尔啊。”
“干嘛?”
看着王耀脸上诡异的笑容,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寒颤
怎么感觉……又要被坑了……
“你看,你哥在东村混的多好”
“So?”
要被坑的感觉越来越强了……
“所以多给我加点工钱吧”
“……你找亚瑟要去……”
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东村的边界,也就是管辖者亚瑟的居住地
不过在门口,他们碰到了另外两个人
弗朗西斯和马修
“吆,你们也来啦”王耀向他们招呼到,心底却一阵阵的发凉,他转头看向阿尔弗雷德
“阿尔,你去案发现场看过吗”
“没啊”阿尔弗雷德茫然的回答
“是亚瑟把现场拍照片传给我看的”
“也是他喊你来请我的?”
“是,并且……”
王耀屏住了呼吸,听到了,他最不想听到的话
“弗朗西斯和马修也是他喊我请来的”
王耀揉揉眉头,无奈的嘟囔道
“遭了啊……这下事情大发了”
阿尔弗雷德推了推眼镜,收起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,第一次展现出自己大陆第一管辖者的气势
“所有管辖者都聚集于连山,也就是说……”
“Norace,再次出山了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Norace是我的私设,一种拥有极强再生能力和攻击力的生物,产生原因不明,但以人肉为食,以人血为饮